导航菜单

辉瑞迈兰联姻 强强联合还是抱团取暖

辉瑞梅兰的婚姻,强大的联盟或团体变暖

制药行业的强大联盟终于揭晓。北京时间29日,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辉瑞与最大的仿制药公司美兰联合宣布了最终协议,将辉瑞公司的非专利品牌与成熟制药业务部门普强和美兰合并,成立新的跨国公司制药公司。全球低成本药物巨头正在脱颖而出。然而,医药市场已经飙升。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高药价一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成熟药物正面临来自仿制药的强大竞争压力。与具有惊人利润的创新药物相比,失去专利保护的原始药物似乎是不可接受的。一个好生意。

“婚姻”降落

有传言称,“婚姻”终于得到了证实。根据双方的公告,辉瑞和梅兰的董事会已一致批准该交易,合并后辉瑞股东将持有新公司57%的股权,合并后玛雅股东将持有新公司43%的股权。

辉瑞将为后者带来一系列“惊喜”,包括Lipitor,Celebrex和“伟哥”等知名品牌将被带入新公司。据了解,新公司将在美国特拉华州重新命名并注册成立。与此同时,新公司将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中国上海和印度海德拉巴建立全球运营中心。到2020年,新公司的收入预计将达到190亿至200亿美元。

辉瑞集团全球总裁高天雷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公司董事会主席罗伯特库里将成为新公司董事会的执行主席。 Meylan,Heather Blake和首席财务官Parks的现任首席执行官将离开。

辉瑞公司是一家拥有170年历史的公司,是处方药销售方面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不用说。但是,玛雅不容小觑。据数据显示,2018年,梅兰已成为世界通用药物“大老板”。同年,上市了10多种复合仿制药和生物仿制药,全球收入达到112.6亿美元。

辉瑞和梅兰认为,将辉瑞的非专利业务与梅兰相结合将为重启销售增长提供一种方法。然而,《华尔街日报》评论说,由于印度制造商的压力以及美国收购和分销药物集团,玛雅和其他主要仿制药的价格压力,辉瑞公司目前面临着由于专利保护失去而导致的低成本竞争。销售已经受损。尤其是在Teva Pharmaceuticals的威胁下,Melan的股价已从2015年春季的峰值下跌约75%。辉瑞股价周一早盘下跌2.9%至41.82美元,而Melan股价上涨13%至20.85美元。

压力大山

外界对这一谣言的评估是“全球低成本药物巨头将诞生”或“将改变全球仿制药和仿制药市场的竞争格局”。但在新巨人诞生的另一边,总会有一些不容忽视的细节。

例如,在谣言中,辉瑞公司(一家将从辉瑞公司剥离出来的非专利药品业务)仍然不到一年。去年7月,辉瑞宣布将进行重组。原来的两项业务将分为三大部分,即创新药物,成熟药物和消费者健康。成熟的药物已演变成辉瑞。专利保护期内的原始研究药物是本部分的重点。

今年5月30日,辉瑞公司的全球总部落户上海,一块石头引发了一波浪潮。据了解,这也是外国制药公司首次将其全球总部设在中国。但目前的情况是,中国的制药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去年年底的采购开始,辉瑞公司的前王牌立普妥在竞标中被击败。这种情况表明,至少在中国市场,成熟的原始研究药物已经失去了优势,并且使用仿制药。竞争将更加激烈。

值得注意的是,在合并宣布的同一天,辉瑞还公布了2019财年的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第二季度营收为132.64亿美元,同比下降2%,低于市场预期。其中,辉瑞的强劲收入为28.07亿美元,同比下降11%。

辉瑞面临的麻烦显然不止于此。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宣布高调宣布美国药品价格应降至世界最低水平,而且方法是处方药制造商必须披露电视广告中药品的价格。虽然最后一个想法被法官拒绝,但可以证明。更重要的是,特朗普不是在谈论打毒品。

一方面,它是仿制药的影响,另一方面,它是政府的强烈指责。在双重压力下,专利期的原研究药物已经过去,其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将已经打折的利润率部分整合到另一家专门从事仿制药的公司,这是这些“退休”药物的另一种出路。

辉瑞可能已经考虑过与仿制药公司合并。去年12月1日零时,立普妥的专利正式到期。与此同时,辉瑞公司授权的Lipitor首款仿制药正式上市。在辉瑞公司授权的庇护下,该药物甚至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免除,作为回报,Watson Pharmaceutical的仿制药销售收入应该是辉瑞的一部分。

毒品和河流

长期以来,美国高昂的药品价格一直是公众批评的目标,而这一合并谣言的另一个主角也未能幸免。早在2016年,由于抗过敏急救药物Epipen的价格上涨,Melan引起了公众的不满。数据显示,在此之前的七年中,Epipen的价格共上涨了15倍,达到317.82美元。今天,特朗普发誓要以高昂的药品价格而死,而失去专利保护的成熟药物将首当其冲。另一方面,仿制药一直是原药公司的一个变化,而辉瑞也不例外,更不用说辉瑞公司的“专利悬崖”越来越近了。

以辉瑞的另一个明星产品Prehparin为例。上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刚刚宣布它已经向九家不同的公司批准了这种药物的通用版本,使辉瑞公司越来越少。数据显示,普瑞巴林于2004年获批,并于2008年成为辉瑞公司最畅销的药物。2018年,药品销售额为49.7亿美元,但数据显示仿制药上市后,预计到2024年,普瑞巴林的销售额将降至9.5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最初的计划,Puri Bahrain应该在2018年底失去专利保护,但在辉瑞公司的努力下,这一时间延长了六个月。此前的数据预计将推迟辉瑞在美国市场的约17.5亿美元的销售额。

成熟的药物“无辜”,创新药物仍然有利可图。抗癌药物可能成为辉瑞公司的下一个目标。上个月,辉瑞公司宣布将以11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专注于癌症治疗的Array Biopharmaceuticals。根据当时Array的收盘价,辉瑞的48美元购买价格高出62%。辉瑞还预计,到2019年,该公司的肿瘤产品销售将首次超过心脏病药物和其他初级保健产品。

医疗策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的合伙人赵恒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主要经济体正在老龄化,仿制药的压力正在增加。对于辉瑞而言,从长远来看,仿制药业务并不是特别好,而且有必要关注创新药业,这是高利润的一部分。 Melan是一家大型仿制药制造商,而辉瑞公司的药物添加将为Melan带来很多帮助,它可以真正改变现状。但真正的问题是世界目前正在压制仿制药的价格,利润大幅下降,仿制药做什么呢?

北京商报记者陶峰

01: 35

来源:北京商报

辉瑞梅兰的婚姻,强大的联盟或团体变暖

制药行业的强大联盟终于揭晓。北京时间29日,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辉瑞与最大的仿制药公司美兰联合宣布了最终协议,将辉瑞公司的非专利品牌与成熟制药业务部门普强和美兰合并,成立新的跨国公司制药公司。全球低成本药物巨头正在脱颖而出。然而,医药市场已经飙升。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高药价一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成熟药物正面临来自仿制药的强大竞争压力。与具有惊人利润的创新药物相比,失去专利保护的原始药物似乎是不可接受的。一个好生意。

“婚姻”降落

有传言称,“婚姻”终于得到了证实。根据双方的公告,辉瑞和梅兰的董事会已一致批准该交易,合并后辉瑞股东将持有新公司57%的股权,合并后玛雅股东将持有新公司43%的股权。

辉瑞将为后者带来一系列“惊喜”,包括Lipitor,Celebrex和“伟哥”等知名品牌将被带入新公司。据了解,新公司将在美国特拉华州重新命名并注册成立。与此同时,新公司将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中国上海和印度海德拉巴建立全球运营中心。到2020年,新公司的收入预计将达到190亿至200亿美元。

辉瑞集团全球总裁高天雷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公司董事会主席罗伯特库里将成为新公司董事会的执行主席。 Meylan,Heather Blake和首席财务官Parks的现任首席执行官将离开。

辉瑞公司是一家拥有170年历史的公司,是处方药销售方面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不用说。但是,玛雅不容小觑。据数据显示,2018年,梅兰已成为世界通用药物“大老板”。同年,上市了10多种复合仿制药和生物仿制药,全球收入达到112.6亿美元。

辉瑞和梅兰认为,将辉瑞的非专利业务与梅兰相结合将为重启销售增长提供一种方法。然而,《华尔街日报》评论说,由于印度制造商的压力以及美国收购和分销药物集团,玛雅和其他主要仿制药的价格压力,辉瑞公司目前面临着由于专利保护失去而导致的低成本竞争。销售已经受损。尤其是在Teva Pharmaceuticals的威胁下,Melan的股价已从2015年春季的峰值下跌约75%。辉瑞股价周一早盘下跌2.9%至41.82美元,而Melan股价上涨13%至20.85美元。

压力大山

外界对这一谣言的评估是“全球低成本药物巨头将诞生”或“将改变全球仿制药和仿制药市场的竞争格局”。但在新巨人诞生的另一边,总会有一些不容忽视的细节。

例如,在谣言中,辉瑞公司(一家将从辉瑞公司剥离出来的非专利药品业务)仍然不到一年。去年7月,辉瑞宣布将进行重组。原来的两项业务将分为三大部分,即创新药物,成熟药物和消费者健康。成熟的药物已演变成辉瑞。专利保护期内的原始研究药物是本部分的重点。

今年5月30日,辉瑞公司的全球总部落户上海,一块石头引发了一波浪潮。据了解,这也是外国制药公司首次将其全球总部设在中国。但目前的情况是,中国的制药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去年年底的采购开始,辉瑞公司的前王牌立普妥在竞标中被击败。这种情况表明,至少在中国市场,成熟的原始研究药物已经失去了优势,并且使用仿制药。竞争将更加激烈。

值得注意的是,在合并宣布的同一天,辉瑞还公布了2019财年的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第二季度营收为132.64亿美元,同比下降2%,低于市场预期。其中,辉瑞的强劲收入为28.07亿美元,同比下降11%。

辉瑞面临的麻烦显然不止于此。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宣布高调宣布美国药品价格应降至世界最低水平,而且方法是处方药制造商必须披露电视广告中药品的价格。虽然最后一个想法被法官拒绝,但可以证明。更重要的是,特朗普不是在谈论打毒品。

一方面,它是仿制药的影响,另一方面,它是政府的强烈指责。在双重压力下,专利期的原研究药物已经过去,其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将已经打折的利润率部分整合到另一家专门从事仿制药的公司,这是这些“退休”药物的另一种出路。

辉瑞可能已经考虑过与仿制药公司合并。去年12月1日零时,立普妥的专利正式到期。与此同时,辉瑞公司授权的Lipitor首款仿制药正式上市。在辉瑞公司授权的庇护下,该药物甚至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免除,作为回报,Watson Pharmaceutical的仿制药销售收入应该是辉瑞的一部分。

毒品和河流

长期以来,美国高昂的药品价格一直是公众批评的目标,而这一合并谣言的另一个主角也未能幸免。早在2016年,由于抗过敏急救药物Epipen的价格上涨,Melan引起了公众的不满。数据显示,在此之前的七年中,Epipen的价格共上涨了15倍,达到317.82美元。今天,特朗普发誓要以高昂的药品价格而死,而失去专利保护的成熟药物将首当其冲。另一方面,仿制药一直是原药公司的一个变化,而辉瑞也不例外,更不用说辉瑞公司的“专利悬崖”越来越近了。

以辉瑞的另一个明星产品Prehparin为例。上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刚刚宣布它已经向九家不同的公司批准了这种药物的通用版本,使辉瑞公司越来越少。数据显示,普瑞巴林于2004年获批,并于2008年成为辉瑞公司最畅销的药物。2018年,药品销售额为49.7亿美元,但数据显示仿制药上市后,预计到2024年,普瑞巴林的销售额将降至9.5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最初的计划,Puri Bahrain应该在2018年底失去专利保护,但在辉瑞公司的努力下,这一时间延长了六个月。此前的数据预计将推迟辉瑞在美国市场的约17.5亿美元的销售额。

成熟的药物“无辜”,创新药物仍然有利可图。抗癌药物可能成为辉瑞公司的下一个目标。上个月,辉瑞公司宣布将以11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专注于癌症治疗的Array Biopharmaceuticals。根据当时Array的收盘价,辉瑞的48美元购买价格高出62%。辉瑞还预计,到2019年,该公司的肿瘤产品销售将首次超过心脏病药物和其他初级保健产品。

医疗策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的合伙人赵恒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主要经济体正在老龄化,仿制药的压力正在增加。对于辉瑞而言,从长远来看,仿制药业务并不是特别好,而且有必要关注创新药业,这是高利润的一部分。 Melan是一家大型仿制药制造商,而辉瑞公司的药物添加将为Melan带来很多帮助,它可以真正改变现状。但真正的问题是世界目前正在压制仿制药的价格,利润大幅下降,仿制药做什么呢?

北京商报记者陶峰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辉瑞

MELAN

通用药物

普瑞巴林

药物

阅读()